快捷搜索:

细思极恐:“www.2959.com反乌托邦”动漫中隐含的

来源:http://www.china-feitian.com 作者:动漫动画 人气:165 发布时间:2020-01-14
摘要:【动漫杂谈】关于反乌托邦的本质 ——读《美丽新世界》和《一九八四》 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和奥威尔的《一九八四》都是著名的反乌托邦文学作品,它们对人类社会的未来都是

【动漫杂谈】关于反乌托邦的本质

——读《美丽新世界》和《一九八四》

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和奥威尔的《一九八四》都是著名的反乌托邦文学作品,它们对人类社会的未来都是持担忧态度。这两本小说虽然都披着科幻小说的外衣,却真实地反映了人类群体所切实面临着的困境,小说的情节设定非常合乎日常的逻辑,真实地使人信服,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美丽新世界》把故事背景设置在福特纪元632年,也就是遥远的未来2532年,这是一个世界性的国家,一个被称为“文明社会”的美丽新世界,在这个新世界里,科技高度发达,连生育都不用人类本身来承担,交给了孵育中心;整个社会分为五个等级,从出生就被规定好了,各阶层分工明确,接受统一的制约和催眠教育。人们的生活中充满娱乐,多种感觉都能被满足,没有了读书与思考,也没有了伦理与道德。

而《一九八四》抛弃了科学的外衣,直接深入人们的精神领域。小说的背景设置在1984年的大洋国,当时世界上只有三个国家,统治国家的是以老大哥为领袖的党,政府的职能部门分为真理部、和平部、友爱部和富裕部,党的口号“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反复出现;思想警察无处不在,无时不有,深入社会的每个细胞,窃听人们的谈话,监视人们的思想。

近几年反乌托邦题材以其宏大的世界观和深刻的思想内涵,吸引了很多喜欢优秀剧情的观众。

一、 极权社会:社会控制与人性缺失

这两部作品呈现的都是在极权社会中的生活场景,社会秩序完全由政治权力或国家权力达成,私人空间被压缩到几乎不存在的状态,自由被减至最低限度,私人及公共生活的一切方面都囊括一切的统治过程之内。

让我直接感受到极权的震撼冲击的是《一九八四》,奥威尔成功地塑造了大洋国恐怖的政治治理技术和令人窒息的政治生存环境。“到处都有眼睛盯着你,眼睛总是注视着你,声音总是包围着你” 。仅在这本书中,奥威尔就创造了具有独特内涵的词汇,如:“老大哥在看着你”“两分钟仇恨会”“思想罪”“表情罪”“双重思想”“记忆洞”“蒸发”“非人”等,“这些词汇高超地表达了生活在极权主义社会中的人们的想法感受。这本书中极权主义的高明之处在于,它试图在思想和精神上彻底改变被治理者,使其成为他想让你成为的政治物。另外,英社党认为“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 。于是,他们积极推行“新话”和“双重思想”,改造人们与之直接联系的知识体系和思想观念,并且重新生产出符合权力意志的知识新体系。这样,英社党就消灭了人们的记忆、意识、知识、历史和真相间的各种关联,便从根本上制造了分裂的主体,使具有自我意识的个体不能结合成共同体进行抵抗,使之处于于一种分裂的、无身份和无凭附的孤立境地。

而在《美丽新世界》中,一种温水煮青蛙式的极权社会更是让我不寒而栗。“这里根本没有分崩离析;你深受制约,你不由自主地做你该做的。而你所该做的事都愉快无比,许多自然的冲动都被容许发泄” 。人们感受不到痛苦,没有任何强烈的情绪,心甘情愿被奴役,人们幸福地追求着效率,或者说追求着幸福的效率。权力机制渗透到阶级、种族和性别之中,并通过意识形态的灌输使人在习焉不察之中屈从于权力机制的制约,从而造成人性的缺失。按时间段来看,我们正处在“一九八四”和“美丽新世界”之间。而且大家从不同地方、不同国度和不同体制下共同地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一九八四”是一种局部选择,却有可能对整个人类造成威胁,而“美丽新世界”则是阳光普照大地,完全让人无可奈何。对“美丽新世界”我们似乎只能接受,因为一个人能够抵御痛苦,但却很难抵御幸福。书中约翰说道:“我要的不是这样的舒服。我需要上帝!诗!真正的冒险!自由!善!甚至是罪恶!”总统答道:“实际上你是在要求受苦受难的权利。” 以后还有谁把受苦受难当成一种权利呢。

《美丽新世界》译者李黎在开篇序言已经指:“当人文意识薄弱而行政控制强有力时,结合上优越的科技文明,将会是人类一个巨大的梦魇的开始。” 反思现在我们的处境,现实中没有“电幕”,对人的监控就真的不存在了么?人越来越大程度上是科学进步的产物,还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吗?

提到反乌托邦,很多人会想到高度发达的科学技术、便利高效的生活方式、科学至上的价值观、以及在个性逐渐淡化的大环境下追求正义、平等、自由的主角们。

二、群体无意识:主体性的迷失

在这两种极权主义下的社会场景下,主人公都是小说中的反叛角色,如伯纳、温斯顿、拉尔夫,他们有作出反思、抗争和努力,而他们最后的反抗都已失败告终。他们是少数具有独立意识的个体,在面对群体的时候,最终会屈服于群体或者被群体的力量所吞噬和消灭。

群体是由个体组成的,群体中有着形形色色的个人。从更深层次上看,极权不能说是掌握在某个人的手中,确切地说,是掌握在群体的手中。

奥威尔的《一九八四》被认为是反对共产主义的,它走向了原始共产主义的反面——一个民主丧失殆尽的地步,人人没有了任何自由意志和自主权利。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则把矛头对准了科技,在社会高度发达、科学理性至上的时代,人们不再是各具特点的“个体”,而是一群社会制约下顺从、驯服而又知足的“共体”,人们陷入了“集体狂欢”的娱乐至死的境地。小说中描绘了一幅幅群体狂欢的场面,人们带着群体特有的非理性的歇斯底里、对信仰的执着与坚定,在“伟大的”领导者的指引下走向了人类集体的末路。

一个具有自我意识和反抗意识的个体,游离于大多数人之外,保持着独立的、清醒的思考和对整个社会的反思,都会对现存的社会秩序和规则发起挑战,然而最终的结局都是主动或被动地屈从于群体。乌托邦社会里的领导者,或者说是秩序的制定者,他们是福特、老大哥、杰克,他们是虚拟的极权主义代表,操控着整个社会团体的运作,无论是在生存规则上还是思想情感上,扮演着至高无上的权威,同时他们亦是小说最终的胜利者。最后,是前面所说的两者之外的芸芸众生——也就是群体,他们具备一切乌合之众的特质,几乎没有自己的思想和判断,盲目、狂热、轻信、非理性、冷漠,他们的存在可以被说成是反面乌托邦社会的产物,也可以理解成反面乌托邦社会形成的根源所在。群体特质促成了领袖的专断和极权。群体很容易就会受制于本能的驱使,带来原始情感的爆发,盲目的信仰某种权威,并且这种情感和信仰所产生的力量是巨大的,带来的后果是惨不忍睹的。

个体是有意识的,而群体是无意识的。一个群体人与一个个体人在思维、举止、是非观等方面有着巨大的差异。而我们所处的大数据时代,注重群体,抹杀个体的差异化,人们越来越被模糊成一个个可测量可推广的符号。在这种人文情怀和价值标准的科技驯化下,人类作为一个群体,将不知走向何处。

大部分人在看过反乌托邦题材以后会得到很多启发,诸如人工智能存在的风险、对于自我存在与自我意识的探讨、技术泛滥与精神匮乏的矛盾。

三、乌托邦式幸福:从幻想到幻灭

“乌托邦”作为理想主义的代名词从一开始出现就被赋予了“幸福”的意蕴。小说《美丽新世界》展现的幸福是追求肉体之乐或精神之乐,在似乎幸福的幻境中过着不幸的生活。《一九八四》的幸福则是理性上的幸福,是共产主义式的幸福,乌托邦个体的快乐是一种源于国家权利和意识形态的因势利导,个体服从和服务于集体意志的暂时满足状态产生的幸福。

《美丽新世界》描绘了一个无比安定的幸福世界:“人们很快乐,他们要什么就会得到什么,而他们永远不会要他们得不到的。他们富有;他们安全;他们永不生病;他们不惧怕死亡;他们幸运的对激情和老迈一无所知;他们没有父亲或者母亲带来麻烦;他们没有妻子、孩子或者情人来给自己强烈的感觉;他们受的制约使他们身不由主地实实在在行其所当行。假使有什么事不对劲了,还有索麻” 。在《美丽新世界》所描述的充满创造性的人创世界里,人类处于稳定的“幸福”状态下,生来即被灌输要安于所处的身份地位、热爱其被指派的机械性劳动等思想,“幸福与美德的秘诀——乐为你所应为者。一切制约之目的皆在于:使得人们喜欢他们无可逃避的社会命运” 。人们拥有安定的生活、无限制的性伴侣,但却没有家庭、艺术、个性化的情绪等,作品中各个等级的人都是技术理性的工具化身,一种思想指导下的人都具有同样的思维,毫无差别。

《一九八四》和《美丽新世界》呈现的是相反的两个乌托邦场景,但是似乎群体的大多数都非常满意社会现实,他们无意识地觉得自己是幸福的,这就是“老大哥”或“福特”强迫他们享此幸福,是极权主义强加于人的意识形态。

特别是《美丽新世界》里的幸福,应该是我们现代人憧憬的,没有苦难,没有烦躁。但是在所谓的“美丽新世界”里,人失去了自己的思想,只能按照婴幼时期千万次地被灌输入头脑中的那些所谓有利于社会稳定的陈腔烂调来看待周围的一切;人失去了感情,只是按照动物本能去行事,只追求官能的满足;人失去了历史感,不知道过去,也不关心未来,只知道现在;人失去了精神,失去了灵魂,只剩下肉体。这样的幸福充其量是一种高级动物的幸福、一种非人的幸福。极权之下、枷锁之内,人的真正幸福从何谈起?

《一九八四》和《美丽新世界》带来现实社会和人性本身的深刻思考,警惕我们关注人类个体和精神的自由及权利。现代科技文明和理性的进步在给人类带来舒适和便捷的同时,也容易造成了现代人被异化、非自由的尴尬处境。诸如作为社会主体的人过分依赖并臣服于本该是客体的物;人与人之间冷漠和隔阂;科学技术支持下更高效的极权统治;物质利益驱使下人的精神信仰的缺失,等等。“反乌托邦”表达的正是这种对科学、理性、信仰的质疑和批判,同时也揭露了乌托邦思想的荒诞性和空想性。

其实这些都只是表面现象,反乌托邦可以不悲惨,也可以没有科技,甚至可以没有人,但是有一样东西少不了,那就是"极权主义",反乌托邦的本质,就是反极权主义。

接下来解释一下“极权”在“反乌托邦”作品中的具体表现:

www.2959.com 1

1)极权的初级形态

统治者靠着力量压迫、人身威胁等强硬手段,来巩固自己的统治,并确保社会秩序。

代表作品为《来自新世界》,故事讲述的是1000年以后,人类经历了一场大灭绝,幸存下来的人生活在各种小村落中,生产方式也是自给自足的模式,大人会定期处理掉危险的孩子,以确保其他人类的安全。其实来自新世界就是典型的没有没有科技泛滥的反乌托邦,人们的生活状态似乎更像是乌托邦的状态,看不出极权主义。但是如果将目光放开,将受人类压迫、视人类为神明的化鼠列加入人类社会之后,就得到了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曾经一部分人通过改变另一部分人的基因,将另一部分人变成了化鼠,实现了绝对的阶级压制。人类又通过咒力这种恐怖的力量,实现了少数人对多数“人”的统治。以这种方式实现统治是极权的初级形态。

www.2959.com 2

2)极权的进阶形态

前面所说的初级形态其实是一种理想化的状态,在文明程度较高的反乌托邦社会中,统治者不会表现的如此露骨。他们会通过间接的手段固化阶级、限制思想。

本文由www.2959.com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细思极恐:“www.2959.com反乌托邦”动漫中隐含的

关键词: www.2959.com

最火资讯